挂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烫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换一种方式好好长大

发布时间:2020-07-13 17:00:12 阅读: 来源:挂烫机厂家

小陈林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像襁褓中的婴儿,正如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记者 陈南竹 摄

4月的哈尔滨,天空被阴霾笼罩,初春尚未褪去的寒冷让人感到一丝悲凉。四岁脑瘤男孩儿陈林走完了他短暂的人生,遵照孩子父母的决定,小陈林的器官被捐献出来,延续他人的生命。于是,这个4月因为小陈林父母的举动而变得不平常,所有人都记住了“陈林”这个名字,他年仅4岁,是黑龙江省首例儿童实体器官捐赠者。

2011年1月12日,小陈林出生在五常市红旗镇一户农民家中,成为全家人呵护的宝贝。母亲张双双、父亲陈庆辉经常外出打工,小陈林由姥姥、姥爷帮忙看护。

“陈林不爱说话,见了陌生人总躲到大人身后。但他很听话,大人讲道理他都听。去年他刚上两个多月幼儿园就出现走路摔跤的情况。”小陈林的妈妈张双双说,随着摔跤次数越来越多,小陈林开始伴有呕吐的现象,夫妻俩意识到孩子病了。2014年年末,小陈林被诊断为恶性脑瘤,肿瘤已有鸡蛋大小。

“即便手术,也活不了两年。”医院无情的“判决”让原本幸福的家庭天崩地裂。

2015年1月12日,小陈林在医院度过了他人生最后一个生日,才满4岁的他已无法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奔跑、嬉笑、玩耍。陈林的病情恶化很快,当时他已无法下床。两个月后,再说不出话;3个月后,陷入昏迷……

“陈林特别乖,真遗憾最后没陪他再去打一次滑梯……”说起儿子,夫妻俩有无法弥补的遗憾。陈庆辉用手机翻看着儿子打滑梯的照片,双肩抽动泣不成声。

原来,小陈林上幼儿园后,一直迷恋幼儿园里的滑梯,每次打滑梯都不愿意停下来。去年年末他被诊断为脑瘤后,连路都走不稳了,还央求着妈妈带他到幼儿园去打滑梯。然而,这个最后的生日愿望永远无法实现了。

小陈林陷入昏迷后,家人感到,他剩的日子不多了。

此时,陈林的姥姥,一个淳朴的农村妇女,做出一个惊人决定——捐献孩子的遗体。陈林的姥姥流着泪说,曾经在电视上看过捐献器官救人的事,也让陈林去救别的孩子吧!

“我不甘心,儿子这么小就要走了,他还什么都没做过。”陈庆辉和张双双惊呆了,陈林是姥姥一手带大的,老人怎么忍心?

经过几天几近崩溃似的争执和斗争,在姥姥的劝说下,全家人最终同意,将小陈林的器官捐献出来。“陈林的器官在别的孩子身上存活,就等于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世上。”

自从作出这个决定,陈庆辉就开始在网上查找有关遗体捐献的途径。4月3日,陈庆辉联系到黑龙江省器官捐献的倡导者哈医大四院胸外科主任崔键,表示要捐出陈林的所有器官。

8日上午,小陈林从五常市转移到哈医大四院ICU病房,此时的小陈林已经陷入深度昏迷,被医生判定为脑死亡。

崔键表示,脑死亡其实已经意味着人的死亡,孩子现在的生命指征全靠呼吸机维护,等孩子走完最后一刻。

张双双和陈庆辉夫妇俩走进崔键办公室那一幕,深深烙印在崔键心里。“他们看起来很平静,但能感受到经历了极度的悲伤。我问了三遍‘你们想好了吗’,他们都很坚决地回答,‘想好了’。这让我肃然起敬。”

当晚,陈林的父母与哈尔滨市红十字会签署了《人体器官捐献家属知情通知书》,同意捐献爱子的所有器官。如果器官符合捐献标准,小陈林捐献的心、肝、肺、肾及两只眼角膜,至少可以救活5个孩子。

在ICU病房内,陷入深度昏迷的小陈林眼睛无法闭合,医生为孩子贴了两个护眼贴。此时的他已经感受不到病痛的折磨,小陈林就像睡着了一样。呼吸机等急救设备还在为延续陈林的生命不息地运转,医护人员还在他身边细心地照料,他们说,这是医者对生命应有的尊重,他们会尽力挽留这位“小天使”,哪怕再多留一刻……

4月10日凌晨,小陈林永远地离开了人世。经过手术,他的器官被成功切取。经过医学评估,小陈林的心脏、眼角膜和双肺没能如愿发挥作用,最终小陈林捐献了双肾和一个肝脏。

截至11日凌晨,小陈林的双肾和肝脏已成功移植至两位小朋友体内,目前两人生理指标正常,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即可出院。

“我的孩子没能过完他的人生,把他的器官捐献出来,能够帮助别的小朋友,也当是他们一起成长吧。”张双双说。

他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似乎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只为到人间来搭救别人……(记者 张玥)

漳州定制工服

文登订制西装

安庆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