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烫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谎言也是一种大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3:56 阅读: 来源:挂烫机厂家

第一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泪,爹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我说“儿呀,咱不哭,咱好好复习复习,明年考上去,啊?”

第二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泪,爹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我说“儿呀,咱不哭。咱好好复习复习,明年考上去,啊?”

第三次高考落榜后,我流下了很多眼泪,我对爹说:“爹,我不考了。我笨,我太笨了,我永远也不会考上大学的。”

爹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对我说:“儿呀,你不笨。就像你妈,一点儿都不笨,你一定会考上大学的。”

我妈确实一点儿都不笨,她厌倦了小山沟里的穷日子,一个人悄悄地走了,连声招呼都不打。爹却从来没有责怪过妈,他说:“儿呀,都是爹不好,爹没钱给你妈治病,她才撇下咱们走的。”

那几年的日子过得简直糟透了。爹为了凑齐我复读的学费,起早贪黑到处打零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了。他的手掌像砂纸一样,摸到石头上,能发出沙沙的响声;摸到我的脸上,我的脸就会火辣辣地痛起来。

我的情况并不比爹好多少,我的心情跟我的学习成绩一样,越来越坏。我对高考产生了一种恐惧感。我有时候会很羡慕我妈,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山坡上,啥闹心事也没有,多么好啊。

今年,今年我必须考上大学,我不敢不考上大学,如果我考不上大学,我爹会受不了的,他也许会死的。

可是,我真的能考上大学吗?

听说高考的分数下来了,我赶到学校去看,只看了一眼就昏倒了。老师和同学把我送到医院,舞弄了很长时间我才醒过来。我号啕大哭,我想我再也没脸去见爹了,我想我肯定是天底下最大号的笨蛋,复读的时间越长,高考的分数越低,我想我干脆死掉算了。

傍晚的时候,我回到家里,爹做了一桌很好的饭菜,还买了一瓶白酒。他肯定把家里的那只大公鸡杀掉了。至于他从哪里弄到一条鲤鱼,我就猜不出来了。

我不知道爹为什么要整这么一桌子饭菜,不年不节的,搞什么名堂呢?

爹打开酒瓶,倒了满满两杯酒,对我说:“来来来,咱爷俩好好喝两杯。”

我一声不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爹说:“儿呀,今年考得咋样?”

我脱口而出,说了一句连自己都感到吃惊的话“挺好的,差不多能考上。”

爹咧开嘴巴嘿嘿地笑了起来。他说“我找算命先生算过了,他说你能考上。我琢磨着,你一定能考上,来来来,咱爷俩再喝一杯。”

又是一饮而尽。我的泪水下来了,在脸上流得一塌糊涂。

爹笑嘻嘻地说:“几呀,你这是咋的啦?”

我用手胡乱抹了抹自己的脸,说:“我是高……高兴的。”

高考的录取分数线下来了,我装模作样到学校周围转了一圈儿,连学校的大门都没有进就回来对爹说:“我的成绩比录取分数线高了不少,兴许能考个好大学。”

爹笑着点点头,说“好,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谎言也在继续。我不敢把真相告诉爹。我怕把真相告诉他以后,弄不好就能要了他的命。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了。真不赖,我考上了辽宁大学,通知书是我在县城的打字社里打印的,印章是我自己用土豆刻的。我在同学那里见过不少《录取通知书》,觉得自己造假的本领还不错。

我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再过几天我就假装去上学,实际上是出去打工,我不会让爹给我寄学费的,我会说我在沈阳半工半读挣了不少钱。我甚至还会每月给爹寄一点儿钱回来,我不能让他过以前的苦日子,我最后要做一件事,是4年以后,花钱买一个假毕业证,在爹的面前晃一晃打个马虎眼就行了。

我把《录取通知书》拿给爹看,爹高兴极了,他挨家挨户把我考上大学的消息告诉村里的父老乡亲。爹以前是个不爱说话的人,那几天他却变成了一个碎嘴子,见到谁都爱说话。

我看见爹对两个不懂事的孩子说“你们要好好上学,将来像我儿子那样,到沈阳上大学。”爹的表情太严肃了,两个孩子听完了他的话,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转,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心里很难过,真的很难过。我恨自己!

几天后,我来到沈阳,我找到辽宁大学,我在辽宁大学门口照了一张相,是附近影楼的摄影师照的,为此我多花了两倍的钱。

我把照片寄给爹,然后就到劳务市场找工作去了。

我的“大学时代”就这样开始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