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烫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嘉诚分家产的360度考量dd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5:58 阅读: 来源:挂烫机厂家

李嘉诚分家产的360度考量

84岁的李嘉诚先生要分家产了!

一个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华人家族企业,其财产、权力、事业的传承,正在走向明朗化。

说起来,李氏“长和系”是个典型的国际化巨型公司:拥有世界各地投资人、业务遍及53个国家,雇员达27万人,市值超过8000万亿港元。但是,这位已征战60余年的香港第一富豪、《福布斯》全球排名第九位的商界大亨,还是以中国人最传统的“血缘关系”来实现他那庞大“帝国”财产与权力的分配和交接。这种古老的家族传承模式用以对接现代公司治理,谁能说自己胜券在握呢?阅历无数的“超人”自然清楚这个选择的凶险,却也必须面对人生的再一次挑战!

《中外管理》特别与香港华燊集团董事局主席沈家燊先生,香港董事学院公司治理及董事学教授朱长春先生,粤港经济和国际金融研究专家、《百年利丰》作者、南方暨南大学经济学教授冯邦彦先生进行了交流,发现:家产分或不分,该如何经营;对于下一代,是培养他们做资本家,还是做企业家或者管理经理人,这些都是实业家和理论家们十分关心的问题。

显然,李嘉诚对这些非常“中国”的话题有着360度的考量,他的财产分配方案每个字背后都无不饱含着创业一代的心血和祈盼,同时,也是给全世界投资者的一个信心。

事件

2012年5月25日,李嘉诚终于给出了不一样的回答。

那天,在出席旗下公司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股东会后,李嘉诚与以往颇有不同。当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对近期香港一些家族出现的争夺遗产事件有何看法时,他主动表示可以“多说一点”。随后便语气缓和而慎重地披露了自己的财产分配方案。尽管历年来已多次遭遇记者追问退休问题、继承问题,李嘉诚都以身体还好一语带过。可这一回,他花了足有15分钟的时间来向大家宣布:自己不退休,也可以先行做出财产安排。

这份沉甸甸的家业财产由实业、现金和慈善基金三部分组成,分配方案的核心内容也有三条:第一,李嘉诚将自己持有超过4成的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权益,以及加拿大最大的能源公司赫斯基约35.5%的权益,分配给大儿子李泽钜。第二,全力帮助次子李泽楷收购心仪的公司,这是新业务,与目前长和公司的六大业务无关,金额会是李泽楷现时身家的数倍。两个儿子的业务各有不同,并不存在利益冲突,日后他们“仍有兄弟做”。第三,李嘉诚视为“第三个儿子”的“李嘉诚慈善基金会”已经占了他家产中的很大一部分,这个基金会将会由两个儿子共同管理,希望两个儿子都开心。

会上,李嘉诚表示还没有想过退休,并称最近身体很好。当然,公司有一班优秀的管理人才,如果自己明天休假两个月出去旅行,相信有长子李泽钜及一班同事打理,一定也管理得很好。会议结束时,他还特别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他当日要出席的会议。他反问记者:“我今天有10个会议,我要不要退休?”并说即便今天退休,他明天也会到基金会那边工作,不会去钓鱼。

走入未尽的探索

西周的“宗法分封制”惹来了春秋战国的历史;始皇帝开创统一大业并幻想代代相传,但未料秦二世丢失殆尽:“玄武门之变”走向“贞观之治”,李渊何曾算得准哪个儿子更有作为;即便是睿智的康熙爷,摆得平“三藩之乱”,也奈何不了子嗣之争。

穿越来到21世纪,“血缘世袭”依然延绵,情形未必乐观。

就在2012年初,贵州一位十几亿元资产的富商龚荣忠家里就发生了一起“监听案”。曾经一起艰苦创业的妻子和出国留学又回来创业的儿女们,竟然在他的住所里偷偷装上了监视器,以获取他外遇的把柄。龚荣忠刚完成家族企业内部的股权私有化,可还是因为8000万元资金应归谁有,而引发了家庭成员之间的仇恨与诋毁。亲情遭受无可估量的杀伤,企业也处在了被解散的边缘。如今,内地这种五花八门的案例已屡见不鲜。

再看亚洲环境,一个盛产家族企业的地区。顶尖的名门望族似乎永远都卯足了劲儿,无休止地轮番上演着“豪门恩怨”:

2009年,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以92岁高龄在美国因心肌梗塞突然病逝,半年后,长子王文洋就翻出了19年前的怨恨要求重新分产分权。实际上,王永庆去世前两年就做出了对家族企业的各种安排,可这又能怎样!

2010年,澳门何鸿燊家族也爆发了几房太太与17个子女如乱麻一般的纠缠,使得91岁的何鸿燊自己都糊涂了,到底想怎样分家产。

霍英东的后代在老父离世5年后再掀家族争产官司,一打又是5年,至今也未能完全厘清。

2012年,就在李嘉诚披露家业传承的同时,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兄弟则正在接受廉政公署的高调拘捕,他们涉嫌介入政府官员的贪污而引发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但人们猜测,事情的背后恐怕与他们家族三兄弟多年的财产纠葛不无干系……

血亲破坏了伦理,人性扭曲,家族企业为什么就走不出内斗的怪圈?这固然不是财富与权力本身的错,但当代的问题又出在哪里?其实,在于家族和企业它们分别是两个系统。家族有亲情,亲情无原则;家庭本是避风港,可家庭成员一旦进入企业,公司之外就有了第二战场。由亲人经营企业,或共辱共荣,或给自身施与了魔咒。

传承,既然是家族企业成功的重要途径,李嘉诚就不能不深谋远虑,探索前行,以尽人事。

从容、精心分家产

家族企业的传承,传的是什么?是财富、是权力、是事业。财富的传承,在于使资本归属清晰,这是家族企业运营的基础;权力的传承,在于选择适当的公司治理,这是家族企业创造活力的发动机;事业的传承,在于追求持续成长,这是家族企业完成夙愿的一份责任。

为通过财富的继承使产权清晰,李嘉诚可谓理性、从容、细心。首先,他没有复杂的婚姻状况;其次,他很早就安排了培养计划,且又在自己非常适合的时间公布财产分配;再者,他的财产划分尽量透明,分配方案也尽力将日后的冲突降到最低。

家族企业内部纠纷,往往起于复杂的婚姻家庭。当然,这有一定的历史成因。从冯邦彦教授撰写的《百年利丰》一书,我们看到了中国传统社会里的一些习俗。如旧时的有钱人为夸耀自己拥有财富实力,娶下三妻四妾,这甚至会引来世俗的羡慕和尊敬。而近代传统的家族企业,公司存在的价值主要是为家族服务,为使家族成员受益,就会让他们到公司来工作,以取得固定的收入和花红。于是,家族企业的裙带关系也就纵横交错,给家族企业的产权、管理权、事业权带来纠缠。然而,李嘉诚却不必为这一切担心,他一生只娶了一位女子,家族的财产分配与接班计划也就只会在两个亲生儿子之间发生。

财富的传承,当然是希望后代能更好地经营企业。全球经验表明,家族企业要早做培养计划。而李嘉诚与太太庄月明对儿子们的教育,是夫妻一致的决定:首先要让孩子感到家庭的温暖、关怀和爱,其次要让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第三是精心在商业上进行引导。一个广为传播的商业观点就是李嘉诚告诫孩子们的:“假如拿10%的股份是公正的,拿11%也可以,那就只拿9%的股份,这会使财源滚滚而来。”当儿子们八九岁时,李嘉诚就让他们列席董事局会议,会后还鼓励他们提问,希望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他们对商业产生兴趣。当儿子们十四五岁时,又被送到美国学习,培养独立生活的能力。在香港这个东西方文化交融的时尚社会里,李嘉诚既维护着东方人的传统,也顾及两个儿子的选择。

在他的引导下,长子李泽钜完成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土木工程学学士和结构工程学硕士的专业学习,24岁时回到父亲身边效力,并按照李嘉诚的旨意入了加拿大国籍,使李氏集团适时地完成了对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52%的股权和加拿大航空公司31%的股权收购。而分拆长江基建上市、策划加拿大温哥华万博豪园计划、杀入内地组建世界汇金网,甚至包括遭遇绑匪绑架索取赎金,以及建立一个稳定的婚姻家庭,如今48岁的李泽钜经历了商业与人生的种种历练,稳健地走到了长江实业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及董事总经理的位置,成为了李嘉诚“长和系”全面业务的实际管理者和决策人之一。

他在企业内部担任着包括长江实业、和记黄埔、长江基建、长江生命科技、电能实业、赫斯基能源,以及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等多家公司的副主席、主席、联席主席等要职,在外界也有着香港特别行政区和全国政协的重要社会职务,参与香港地区策略发展及香港总商会的领导工作。他表现出了对家族使命的责任感,也做好了担纲大任的种种准备。

而次子李泽楷,却有着特立独行的传奇人生,激情满怀地要走出自主创业的道路来。大学期间他选择了自己喜爱的斯坦福计算机工程专业,毕业后又在父亲参股的加拿大多伦多哥顿投资银行(Godon Capital)工作了三年,并最终持股15%而成为合伙人。从1991年开始,李泽楷创办了香港卫视而后又卖掉其大部分股权;他在新加波借壳上市,组建盈科集团,借此搭起平台,进军北京、多伦多、东京的地产市场,并让香港政府激动不已地批准了他的“数码港”且成功实现了杠杆收购香港电讯。10年间,李泽楷创概念、玩资本、科技包装地产,芯片搅动世界,事业突飞猛进,获利上百亿美元,被誉为“小小超人”。

但在第二个10年,他同样尝到了商业低谷期的滋味儿。因为固网电话市场的下跌,长途业务的开放,移动通信的出售等,据报道,从2000年至2006年,香港电讯产业的快速演绎中,电盈的市值蒸发了近90%;随后,电盈与中国网通三年多的战略合作也并不默契;不久,香港智富能源主席黄金富又宣布要以个人名义收购电讯盈科旗下的主要资产,消息令市场为之侧目。李泽楷如今已低调很多,闷头干活。虽恋史浪漫,但事业和家庭相比,好像他还无暇顾及后者。或许会趁着欧美资产便宜,以他仍然拥有的13亿美元身家去进军新的领域。

手心手背都是肉,李嘉诚十分了解两个儿子的性格和兴趣。因此,在他的财产分配方案中,实业部分的权益将划给大儿子,现金部分可随时帮助小儿子,慈善基金则由两个儿子共同打理。

至于谁分多了谁分少了,这当然不是小问题。以《福布斯》公布的数字,李嘉诚是255亿美元的身价;而从长江实业集团截至2012年4月30日公布的数据看,旗下8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8230亿港元,按4成多的比例来看,保守算也超过了3000亿港元的财产。这样看来,援助小儿子并“超过他现时身价数倍”的数字怎么大,1000亿港元也打住了。是不是很悬殊?

不过,李嘉诚说得很清楚,给大儿子的是长江实业和和记黄埔的部分,这或许意味着并不能依据所有上市公司的市值来计算。那么,即使加上赫斯基35.5%的权益,对两个儿子的财产分配,应该是基本持平的。同时,通过分配方案,李嘉诚将他们的业务方向做了清晰的规划,长子守住本业,次子在新业务拓展,与目前长和公司的六大业务无关,这是为了防范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使得将来“还有兄弟做”。还有比父母更疼爱孩子的吗?李嘉诚84岁高龄却又身体很好的时候,清清楚楚地公布了自己的财产安排,这倒也让凤凰台“锵锵三人行”节目里的竹幼婷说白了:这个方案一出,人们的各种猜测都可以闭嘴了,就是兄弟俩,你们以后也别搞鬼!

传承,应学会做资本家

家族企业对财产的划分,使产权清晰的意义还在于,进一步明确经营管理权。外界一直认为李嘉诚一定会把他“商业帝国”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传于长子李泽钜,相信这也是李嘉诚自己多年付出心血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他始终没有正面回应。但在5月25日的记者见面会上,李嘉诚不仅公布了财产移交方案,还表示自己随时可以离开公司外出休假一两个月,而自己的管理团队和长子李泽钜也会把公司打理得很好。

对此,香港董事学院朱长春教授从公司治理的角度特别抒发了他的观点:首先,李嘉诚做出了一个非常负责任的举动,他在向全世界的投资者给出一个答案,同时也是给信心。他已经是“长和系”的精神领袖了,他是在为企业下一步的发展做出铺垫。他的话意味着,即使他不担任董事局主席,这个企业依然可以一如既往地走下去。

通常来说,董事局主席的任何变动都难免会给市场带来不必要的恐慌。但有了这样一个铺垫,未来的董事局主席、李嘉诚的接班人李泽钜,在执掌公司后只要发布一个具有发展愿景的蓝图,市场就会痛痛快快地接受。因此,李嘉诚是在给出一种平缓的、规避风险的、负责任的谈话。

第二,与诸多内地企业最大不同,长江实业集团有一个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它的董事局相当职业化,是一个强大的核心领导层,一个强有力的战略决策层。看看它的董事局成员构成,其中有李氏家族的亲戚、各方的贤达人士,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对市场表述得明明白白。香港的上市公司大多都会做出这些披露,这不是强制性的,但却是一种专业披露,否则公司就会丧失诚信。再看每位董事局成员,都与李嘉诚工作了多年,都是经验丰富、有很好的专业背景、高瞻远瞩的职业化成员。

同时,这么大的企业,在董事局下面却只设立了两个关键的附属专门委员会:审核委员会、薪酬委员会。前者做的是法务监督工作,后者则体现企业的授权与激励,简洁明了。这就意味着,从接班人、董事会,到对旗下各产业、各职能部门的授权与监管,整套政权体系是科学的、执行力是强大的,工作效率是很高的,它们能够很好地贯彻李嘉诚的意志。这与有些企业——要么根本没有像样的董事会和授权机构,要么就是设了一大堆的各种委员会却并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形成鲜明对比。

第三,董事局的文化包括忠诚、经验、引进外界智慧、公司治理、争取市场信任。所有职业经理人到了这里,就是有了一个做事的平台,是来干事情的,是用他们的才华来给资本打工的。在香港的环境里,企业对于所有人的定位都非常清晰而简单:企业,就是由一群人跟一堆钱组成的赚钱机器。

这样的思路,也就导致了市场与监管机构、金融机构等都能很清晰、很透明地看清楚公司的行为。这也是公司取得市场信任、公众信任,承担社会责任而理所应当表现的状态。

第四,理解了公司治理结构和公司治理文化后,下一个要问的就是,家族企业传承的是什么?是股份,是资本,而真正的财富是让儿孙后代感觉到一种快乐,不是负担。李嘉诚让两个儿子从小参加董事会,是希望他们如果有兴趣,就学会做一个专业的、优秀的资本家。资本家要学习的是什么?不是MBA,不是怎么管理企业。资本家的作用是懂得如何授权,如何让更多更优秀的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发挥他们的专业来经营管理好企业,资本家则只要做好董事,做好监事,看清战略,懂得授权,懂得监管就到位了,不是自己给自己的资本打工,让自己成为资本的奴隶。

因此,李嘉诚对两个儿子,完全是按照他们的兴趣去安排的。把实业交给他们也好,把现金交给他们也好,一是做出了一个明确的划分,二是让他们去做更有远见的事业。

华人家族企业有独特治理

冯邦彦教授则提及他最近整理再版的《百年利丰》一书,书中专门研究了华人家族企业独特的内部治理方式。他谈道:在华商家族企业中,一般而言,围绕家族家长,是一个由日后继承企业的近亲组成的决策管理层,他们就企业的战略策略向家族家长提供意见,来推动企业的发展;而远亲和朋友们则组成领导层,负责企业的日常运作;再往外推,就是企业的一般雇员。这形成了社会学家费孝通所形容的“差序格局”。当然,大型华商家族企业已经在逐步吸纳职业经理和专业人士进入领导层。比如,李嘉诚帝国。冯教授提及英国《经济学人》曾给予的评论是:“他们成功地吸收结合了职业经理,但从不以削弱家族控制为代价。”

华人家族企业的工商活动,不像西方企业那样建立在法律和契约上,而是以儒家的信义思想为基础,以信义为经营信条,通过亲缘关系以感情纽带为基础结成社会关系网,来与外部发生联系,展开业务。实践证明,这种独特的经营管理模式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它的主要优点是:决策迅速,对市场反应灵敏,有利于在风云变幻的市场中及时把握商机,赚取厚利。家族企业上下一心,可以在短短的数十年间从规模很小的商行崛起为庞大的商业帝国。

但是,它有天然的缺陷,第一,企业最高领导的交接班,往往是企业成败盛衰的转折点,这决定于接班人的判断、经验、魄力、内部亲和力以及外部的人际关系。第二,企业的交接班,往往导致家族财产由儿子们均分,这种“细胞分裂”式的分家代代相传,很容易造成内部矛盾,动摇家族对企业的控制权,而且会使企业无法积累资金,难以进一步发展。

从冯邦彦教授的这个分析,我们可以理解李嘉诚对李泽钜的要求有多高,从权力到精神世界都要能继承父亲的衣钵;对李泽楷的期望又有多大,要去开拓新业务、新领域。还有,对核心领导团队的向心力和专业精神同样有很强的寄望,以辅助企业完成代际转承。

冯邦彦教授同时指出,家族企业的传承模式,有分家产的,也有不分家产的。香港的利丰集团在《福布斯》排名中也占据着第五位。这家企业已有上百年的贸易历史,现在就由第三代继承人冯国经、冯国伦兄弟共同经营。他们都是哈佛大学毕业的工商管理硕士或博士。他们通过公司上市和股权私有化的方式,回购包括所有家族成员在内的企业股份,两兄弟各50%的股权,共同带领企业走向现代化、专业化的经营管理。

传统“宗法”习俗现代运用

我们也看到,如今不少成长中的家族企业在解决家族内部矛盾时,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就是家族“立宪”。如对家族企业的财产继承、家族成员在企业中的岗位进阶、家族企业外围亲眷的行为规范等等,经过家族成员的共同协议,形成具有法律效应的制约。李嘉诚向社会公开宣布财产分配方案,本身也是寻求对家族协议的一种社会约束力。

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就说:这种“立宪”,首先是对产权所有者、对老板的自我约束,才能形成对整个家族成员乃至家族企业的整体约束。

李锦记家族已传四代,他们的“家族协约”中就有这样的规定:家族董事会作出的重大决定,会后要立刻召集相关家族女眷会议,做出通报,使她们得以及时了解企业动态,避免事后发生不必要的各种家庭异议。

这些有效的“立宪”制度,实际是在企业管理制度之外,有意识地形成家族管理制度,以配合、辅助、协调与企业管理之间的关系。这也可以看成是中国传统“宗法”制度的一种现代化的运用,也可视为是现代家族企业的管理创新。

《福布斯》通过对香港40大富豪的排行考察,指出这个群体正在老化。而未来5~10年,也将迎来内地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企业二代“接班潮”。2011年《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认为:家人之间不和睦、继承人经历不足和继承人不愿接班、交接班计划缺失,都使得家族企业的代际传承变得十分复杂。何况传承还涉及企业家、创业家族、非家族管理人员、员工、客户、供应商、合作伙伴、政府等更多的利益相关群体,这实在是一项任重道远的系统工程。

西方关于家族企业的另一种思路

在此,我们所做的链接,只是提供一种参考。其实,企业家们对财富的传承,并非仅仅是在意下一代的衣食无忧问题,他们是在思考以什么样的方式能推动企业有更好的发展。而西方社会的普遍观念是:家族是家族,企业是企业,也不一定以家族的形式发展企业。

比尔。盖茨:2012年《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第二名,净资产610亿美元。他于2008年6月退休,在当时接受英国广播公司《Newsnight》访问时他说,将把自己当年计580亿美元的财产全部捐给“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一分一毫也不会留给自己的子女。他希望对世界有“正面的贡献”,并表示这是他和妻的共同决定。不过,《财富》杂志则指出:他根本不需要留钱,3个子女都会有基金会照顾,这辈子衣食无忧。如果真的要把遗产给子女,按照美国的法律,联邦政府会从中抽掉过半的遗产税。事实上,美国富豪都这样,不是因为要让子女自己奋斗,而根本就是一种规避税收的手段。

沃伦。巴菲特:2012年《福布斯》富豪排名榜第三名,净资产440亿美元。2006年他就表示将把自己的80%的财富与比尔。盖茨的合在一起,共同抗击第三世界的疾病。不过,除了盖茨的基金会,巴菲特也选择把钱“捐”给自己的儿女。他将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同等金额的股票给了由他3个孩子运作的几个基金会。当时这些捐款每笔的总值可能都超过10亿美元。

桑迪-威尔:构建花旗帝国的企业家,他打算在死前捐出全部财产。

史蒂夫-乔布斯:苹果公司创始人,其财产分配比较神秘和复杂。他与生父素未谋面,与妹妹建立了亲属关系,和妻子育有3个子女,而婚前,还曾与前女友生下女儿丽莎,如此复杂的家庭关系,让乔布斯高达83亿美元的遗产分配成了难题。美国加州地产的记录显示,乔布斯和妻子劳伦将3处房产以生前信托的方式交给了不同的信托机构保管。律师说,这样既可以在委托人去世时将房产税降至最低,又能避免财产在遗嘱检验时被法院公开。因此,乔布斯可能将财产直接转到妻子名下,或设立婚姻信托专户避税。这样一来,乔布斯的遗孀劳伦最终将分配他的资产。

柳井正:日本服饰品牌优衣库创始人、总裁,今年以106亿美元的净资产夺得日本首富桂冠。不过,这个曾经从父亲手中接过公司的人却并没有继续传给儿子的意愿。他说:“我将来既不想把财产留给子孙后代,也不想找职业经理人来接管。虽然我的两个儿子都很优秀,也持有公司股份。但我认为,家族经营并不好。我想找一些真正具有优衣库DNA、深刻了解优衣库价值理念的人来担任未来的管理工作。”(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云传奇微信版

斩幻想游戏

长生诀满vip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