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烫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忍受8年拳脚只因生下混血孩子伤感爱情

发布时间:2021-05-16 01:27:19 阅读: 来源:挂烫机厂家

1。亲子鉴定后苦不堪言

去年年初,儿子麦麦意外被烫伤脖子,医生看看孩子,随口跟我丈夫陆大有开玩笑:“这孩子的肤色和长相,和你一点都不像,不是你儿子吧?”大有顿时黑了脸。回家后,他就要去取钱,说要去做亲子鉴定。我拉住他:“花什么冤枉钱?谁都看得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打过我好多次了,还要怎么样呢?”

拦不住,他还是带着麦麦去做了鉴定。麦麦才8岁,有点明白又不是很明白的年龄,笑着去的,哭着回来的。很快鉴定结果出来了,大有拿着鉴定书暴跳如雷:“你一直在骗我,从结婚就骗我。我不恨孩子,就恨你……我叫你骗我!”说着,他一耳光扇过来,我只觉得左边耳朵一阵刺痛,接着就听不到了。第二天不断地出现嗡嗡嗡的声音,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耳廓被打伤了。

我以为忍受下去就没事了,大有却提出离婚。我不同意,他说:“不离也行,你把孩子爸爸找来给个说法。”

麦麦的亲生父亲是我的前男友,来自非洲的老K。

我已近十年没再见过老K的面,如何去找?大有干脆把我赶出了家门,“你去找大使馆的人帮忙也行,不给个说法,你就别回来。”

我无处可去,只好搬回娘家栖身。我去了当年老K留学的大学,人家一听就摇头:“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何况你们当时又没办结婚手续。我们能怎么办?”

那年我24岁,家住在医科大学附近,我在学校旁边开了个小店。黑皮肤的老外老K经常光顾我的店,他瘦瘦的,大眼睛,对人很热情,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每次都和我聊上一会。我不是什么美女,以前和恋爱没啥交集。和他相处以后,我才初识爱情滋味。他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是K,念起来麻烦,我就一直叫他“老K”,并且告诉他,在扑克牌里,老K是个厉害的牌,他乐得直笑。老K家在非洲,来这边读研。他告诉我他以前开有诊所,父亲在国内当老师,他家中兄弟姊妹共9个,他是老大。其他的,我一无所知。

和老K走在一起,我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大家长相不同,但内里都差不多,外国人也会像我们市井百姓一样讨价还价,大家谈得来就好。我并不是像别人以为的那样是图他的钱,老K是靠学校发的津贴生活的,恋爱时,无非就是经常请我吃个饭,也就一二十元钱,我就是喜欢和他相处的那种感觉。他陪我逛公园,散步,泡图书馆,周末就邀我去他宿舍,他住的单间条件很不错,他就经常自己买菜,做番茄牛肉汤给我喝,或做番茄煮鱼,总是煮啊煮,把番茄煮得烂烂的,我说他乱炖,他坚持说是美味。

忍受8年拳脚只因生下混血孩子(2/4)时间:2014-04-0110:40来源:未知作者:私房话投稿

父母重男轻女,对我难免冷淡些。弟弟结婚的时候,我带老K去家里见了一面,父母也没多问。

好多次,我们都提到结婚,老K就给我看信:“你看,父亲信上就是不同意,非要我回去娶个本国姑娘。我一直在和他商量,希望能说服他……”

三年时间很快就过了,他就要毕业,结婚的事情却遥遥无期。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不得不回国了,那已是9月了。我告诉他,已有了身孕,他安慰我说:“那你等等我,先照顾好孩子。我回去就跟父亲好好商量。过个三两年,一定回来找你。”

走的那天,老K没告诉我,我打电话说去送他,他才说:“不了,我已经在路上。你多保重。”

擦干眼泪,我还是得面对现实。未婚生子,不仅我被人笑话,孩子也会被人歧视。必须得结婚,哪怕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婚姻。正巧有人介绍了陆大有,大家年龄都已不小,又有结婚的意愿,一个月后,我们就火速成婚。已是深秋,衣服穿得有些厚了,没人看出我怀了孕。

几个月后,孩子出生了,肤色偏深。一看孩子模样,想想结婚的时间,大有就知道不对劲,态度变得十分恶劣,动不动就打我。我耐不住了就劝他:“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想怎么样呢?”“我就是要打。打你一顿,我的气就出了,心里就舒服了。”

麦麦满一岁了,我曾写信去老K老家,不久接到他的电话,话说得很动听:“你是个好妈妈,我明年去北京,顺便就去武汉看你们。你给我寄几张孩子的照片,我也挺想你们的。虽然我们相隔得很远,但我觉得你一直就在我身边……”我被这些直白的想念再次打动了,赶紧把麦麦的照片邮寄了过去。春去秋来又一年,老K却始终没出现。

婚后,我和大有一起开店做生意,生活倒也可以。大有对我虽很愤恨,对孩子却一直很好,甚至有些娇宠。

忍受8年拳脚只因生下混血孩子

一年又一年,麦麦长高了,也越来越像老K,人瘦瘦的,肤色明显比较深,一看就是个混血儿。周围的风言风语从没断过,起初我遮遮掩掩,后来觉得这样掩耳盗铃也没啥用,不如大方承认。

每次只要听到有人说麦麦的事情,大有就必然打我一顿。手边有什么,就拿什么打。我经常不是额头流血就是脖子瘀青。有时没人说,他好好坐在家,就忽然过来打我几耳光,他瞪着我说:“一想到你骗我就来气,打你一顿心里就舒服了。”我不吭声也不反抗了,自知有愧。

前年,麦麦上小学了,我给老K又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说孩子已经上小学了。后来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在美国,很高兴知道孩子都上小学了……我潸然泪下。这些年的苦楚,我多想对他倾诉,可终究还是没说,估计他也早已成家,我能对他要求什么呢?

做完亲子鉴定,板上钉钉地知道给别人养了这么多年孩子,大有暴怒不已,对我更加变本加厉的坏。大有和我经常打闹,麦麦难免受了些影响。他很聪明,就是性格内向,在家有说有笑,出门就一声不吭。邻居们都看出来了,麦麦不是大有的亲生子,混血儿的特征太明显了。有时邻居跟我开玩笑,我就回答:“孩子的亲爸在美国呢。”麦麦偶尔听到,会一脸认真地回答我:“妈妈,我爸爸在武汉,是做生意的。”麦麦从出生就和大有在一起,大有对他很好,在他心里,大有就是他亲爸,推翻这一切,他也难以接受。

去年,我们搬了家,电话也换了。我给老K又去了四封信,一直没得到回音。我就是想找到他,不管他亲自来也好,或打个电话也好,给个明白话,如果他愿意带走麦麦抚养,我不反对,如果他不想对麦麦负责,那以后就彻底撒手,我自己养孩子就是了。现在这样不明不白地拖延着,我害怕某天一睁眼,自己养大的孩子或许就跟了别人。

哈尔滨处女膜修复医院

银川哮喘医院

上海脑积水医院

乌鲁木齐风湿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