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烫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氏诡谈之尸血馍馍[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8:45 阅读: 来源:挂烫机厂家

和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家家户户迎来喜庆的春节,杀猪宰羊大鱼大肉,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间莫过于这几天了。

小鹏的家里也和其他人家一样,欢欢乐乐的将他们养了最肥最大的猪杀掉,一只猪可以够他们家吃大半年的。别看这些猪平日里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这浑身都是劲。杀猪的时候往往需要好几个大人一起动手才可以完成这项任务。

首先一个人先是用一个尖锐的钩子勾在猪的下巴颌的地方,猪感到疼痛就会被牵引到指定杀猪的地方,不要以为这样猪会很老实,所以,还要在猪的肚子底下穿过去一根粗粗的棍子,目的是可以抬着它,不让他有太大的挣扎,然后他们会将猪压倒,成侧躺的姿势,在一个不经意间,白白的刀子扎在猪的喉咙里,呲!血就如憋压的水管一样射了出来。

这血是不能浪费的,小鹏他们那里都会用一个干干净净的大盆子将血接起来,此时接在盆子的血冒着热腾腾的气,上面还悬浮着一片子血沫子,散发着浓浓的腥味,这东西是干嘛用的呢?

告诉你,是用来吃的!

也就是小鹏他们那里的习俗吧,家家户户都要在过年的时候吃好几顿猪血,这猪血在里面加上面粉,撒上葱姜蒜等调味料后,在它变冷的时候就会由液体变成固体,到时候想吃,就抄上一碗,他们那里管这个饭叫血馍馍。

小鹏格外爱吃,每次过年都嚷嚷着要家里人做,这次,小鹏他爹叫他去接猪血,小鹏便毅然决然的拿着自家的大盆子等在猪血喷涌的那一刻,美美的接上好好的让他妈做。

这东西是上了大学后吃不到的,面对每天食堂里用地沟油做出来的菜,他也是够够的了。

回家过年的他看着此刻艳红的血从猪的脖颈里流出来,双眼充满了兴奋以及一点点胆怯。

由于血喷的太厉害,好多都溅在了他的裤腿上,他站起身子,牢牢地端着盆子,那血水有些浓稠,摇摇晃晃的要溢出来的样子。

猪已经无力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时不时的抽搐一下,死亡的命运它是逃避不了的,现在就连抽搐都停了下来。

正月初四,天气阴沉沉的,雪说下就下,但是这并不影响人们过年的欢乐心情。灶头旁,小鹏主动的给妈妈拿着炒菜需要的东西,他的妈妈也正在热火朝天的做着香喷喷的菜。

不一会,在他妈妈娴熟的厨艺下,一道又一道美味的菜被做了出来。小鹏凑上鼻子问问了,大叹道:“哇!妈妈做的可真是香啊!”

“那当然了,这次用的可是猪油哦!”

说起猪油,就不得不说杀猪后的事了,当猪死亡后,他们就会将猪泡在一个大大的木桶子里,用刚刚烧开的水浇在上面,刚开的水很烫,使得猪的皮一下子变的红红的,再拿起磨石一刮,那猪毛轻轻松松的就脱了下来。

给猪退完毛后,将猪吊在一个梁上,它的头,蹄子,尾巴已经全部割掉了,剩下的就是你想吃那块,就割那块。

在猪皮下,有着厚厚的脂肪,不要以为这脂肪就扔掉了,将它刮下来在热锅里一抄,就变成猪油了,代替花生油炒的菜可是很香的。所以大家都说猪浑身都是宝,除了猪毛不能吃以外,其他的基本上都被吃掉了。

话说,招呼完家里来的亲戚后,小鹏收拾完天已经黑了,从正房到厨房有一段距离,在厨房的门边不远的地方就挂着那只杀掉的猪。

今天小鹏无意间多看了一眼,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袭上心头。他皱了皱眉毛,也没有在意。

清晨太阳刚刚冒出了个头,小鹏就嚷嚷着要吃血馍馍,一般家里只是隔三差五的吃一次,连着吃会觉得恶心,可这小鹏不知是怎么的,今年过年各外的喜欢,从初一到现在就没有停过。

这馍馍要热热的时候吃,一凉是吃不下去的,看着小鹏大口的吃着,他妈妈还是很高兴为儿子做的。

不一会小小一碗就被他吃的干干净净的,嘴上牙上还有血,那样子和电视里吸血鬼刚刚吸完血一样,他呲嘴向妈妈一笑。

又是招呼客人的一天结束了,小鹏端着吃完后的碗向着厨房走,一阵阴风吹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打了一个哆嗦。目光直勾勾的盯住了挂着的猪,他缓缓地靠近那猪,由于猪挂的不是很高,再加上小鹏个子也不是很低,他的脑袋就对着猪的肚子。

>>

一股油腻加血腥的混杂之味扑入到他不算敏感的鼻子里,这恶心的气味似乎让他很感兴趣,他吐出舌头的一个尖,在开膛破肚的红色肉上来回舔舐着。

“你干嘛呢!”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说话的他的表妹。

“啊!”小鹏回过神回答到:“啊?怎么了?奇怪,我怎么在这死猪的跟前?”

“我哪里知道,快收拾吧,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啊”小表妹有些看不下去这傻里傻气的表哥说道:“还有几个碟子在桌子上呢”

“恩,知道了,我马上收拾”小鹏赶紧抓紧收拾东西。

在夜幕下,四周都弥漫着偶来的鞭炮声,小鹏家某个角落发出隐隐的哭泣声,与这个欢乐的气氛截然不同,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声音好像来自那具挂在梁下的被割得七零八落的猪尸体!笑声回荡在空寂的院子,回荡在每一件屋子。

在自己屋子睡得很死的小鹏意识里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笑,他拉了一下自己的被子,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这几日都是别人到小鹏家里来拜年,今天小鹏的爸爸妈妈都要到亲朋好友家里去了,留下了小鹏一个看家。

坐在沙发上,他一边懒洋洋的磕着瓜子,一边用力的按着遥控器,只见电视的屏幕一直在换,似乎并没有他满意的节目。

“怎么还是春节联欢晚会啊,”他放下了遥控器,双手朝着天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没意思,弄点吃的迟吧”

说罢,他抬脚准备走向厨房。

“一直以来都是老妈在做血馍馍,这次我自己坐上一份吧”他看着地上还没有吃完的猪血摩拳擦掌的说:“我做的一定不比老妈差”

突然!小鹏眼睛看到的猪血有些模糊起来,整个画面都在眼前旋转!那血红色直袭他的大脑,噗!一口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小鹏手捂着胸口,他感觉自己有点呼吸困难,可是总有一股力量从他的身体里向外涌,哗的!一口接这一口血从嘴里吐出!他的脸渐渐变得暗黄,由于呕吐的力量过大,使得他双膝跪地,两手抱着地上那接过猪血的盆子,刚停了一会紧接着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来!

一个人能有多少的血够他这样的折腾,他虽然身体不由自己控制,但是意识还是清楚的知道再来上这么几下自己真的可能就死在这里了。他艰难的将自己的身体向着灶台的位置挪动,但是就是一个简单的转身现在的他都做不到。他还吐着,盆子已经满了,满溢在周围一圈都有了好大的一滩。

此时,一个笑声悠悠的从门外传来,那声音里充满了讥讽还有憎恨。

噗呲!

小鹏吐掉了最后一口血,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没有了血色的他看起来死白死白的,眼睛不再眨动。

就在大家欢乐过大年的时候,小鹏与这个世界结束了短短二十年的缘分。

爸爸妈妈回家有些晚了,小鹏妈妈一进门就叫:“鹏鹏,鹏鹏啊!”

“恩,在的!”小鹏从屋里面出来,笑嘻嘻的说着:“你们回来了”,他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体型好像猛然之间变大了好多,肤色变白了。

那挂在屋梁下的死猪尸体,似乎比以往瘦了好多!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