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烫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岛之恋

发布时间:2021-01-21 08:49:39 阅读: 来源:挂烫机厂家

广岛之恋

我在朝阳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有深有浅的金色,波光粼粼中,我才意

识到我即将到达到达我的目的地。

「各位乘客,我们即将抵达广岛转运站,请别忘了您的随身行李,Xx客运感

谢您的搭乘…」

凌晨从京都出发,六个多小时的车程还算客气了,只是在夜行巴士上睡真的

不是一件多舒服的事情,趁着年轻还有搭夜巴的本钱多走走,不然再几年我大概

根本不想做这种事。

刚结束了一段算长期的感情,或许换个环境转换心情是最好的办法。

和前女友是进大学前认识的,进入大学之后有了各自的校园生活,不再像以

前那样几乎随时都能腻在一块,争吵越来越多的状况下,两个人渐行渐远,一段

感情也不了了之。所以,这趟广岛之旅纯粹只是利用暑假换个环境,也让自己换

个心情,虽然只有两三天,不过我想应该也够我重开机了。

到广岛市的旅馆安置行礼稍微眯了一下,起床后我即刻前往宫岛。

别于大阪与京都的略为壅塞,广岛是个蛮令人心旷神怡的好地方,离开市区

一段距离后,搭车搭船时常常都可看到蔚蓝的整片海或翠绿的山林,天气好的时

候其实蛮适合边听轻音乐边在各个静谧的巷弄内寻找各种风景。

到了宫岛后,肚子才提醒我昨晚上车后完全没进食,店里的老板看我一个人

嗑掉一份广岛烧和炒面后觉得我很有趣,发现我是从关西去旅行的台湾人后龙心

大悦之下更提供了我不少讯息,例如宫岛的潮汐时间,哪边有好吃的生蚝等。

「年轻人,来广岛就是要吃生蚝啊,不过别吃太多,小心身体啊!」

「为什么?会拉肚子吗?」

「要是年轻人你有女人的话你的腰…」

「你少讲些五四三的,有那闲功夫就快点过来帮忙!」面对老板娘的咆啸,

老板也只能碎念几句就陪笑脸帮忙去了。

感觉这里的人都还蛮直率的,这应该也会为这段旅程增添不少乐趣。

岩岛神社果真非同凡响,黑瓦白墙朱栏杆,各种殿堂舞台共计十七栋建筑,

最早于六世纪下半建立,十二世纪经由平清盛之手后更为壮观,尔后在安平时代

才奠定了目前的底型,直到现在,在这片山海美景中仍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

从严岛神社出来后,大鸟居下的水位慢慢退去,已经有些人潮在有段距离的

地方拍照,或拍景,或拍鹿,有别于会为了食物冲撞游客的奈良鹿,广岛鹿显得

有些爱理不理,一副你要拍就随便你,不要妨碍我干嘛的样子,然后才这样想的

瞬间就听到一个女生的惨叫,虽然不像是被鹿攻击,不过样子看起来仍是相当的

狼狈与焦急。

「鞋子!我的鞋子不见了!」?看来她应该是为了拍那个大鸟居,脱掉鞋子

走入水位较浅的地方,拍完回头后发现鞋子不见了,跟她确认后,得知是一双浅

咖啡色的平底罗马鞋,看了一下周遭的状况,很快的我就在不远的树丛处找到了

特征相符的鞋子。

「你是怎么找到的?」

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基于她不是日本人的缘故,此时我们已改用英文交谈了。

「其实很容易就知道是谁干的,凶手一定是畜生。」

她傻眼了一下。

「我是说,在这里没有人会干这种蠢事,所以就只有在周遭闲晃的鹿当成食

物咬走的可能性,你在带子的部分应该还可以看到一点齿痕,不过没整双被吃掉

已经是万幸了。」

然后她开心的笑了,她的笑容很灿烂,此时我才开始仔细端详她的样子,有

点浓的柳叶眉,很适合笑容的大眼睛,略为深邃的五官,健康的小麦色肌肤,金

棕交杂的小波浪发扎成马尾,身高目测大约168左右,露腰七分袖粉色格子衬衫,

白色毛边短裤,虽然胸部没有说很大,但胸部和匹股都蛮挺的,全身上下感觉不

出一点赘肉的存在,她的穿着完全衬托出她的曲线,全身散发出一种健康自信的

活力美感。

对于我这个不是很常看电视的人,我不太清楚她像哪个明星,但假如要用二

次元人物来比喻的话,我真的觉得她像极了格斗游戏铁拳里的Christiemonteiro,

这完全就是我的菜啊!「不好意思,这样问可能有点唐突,但是可以让我帮你拍

张照吗?」

她爽朗的笑了笑,在我的建议下,她走到了树荫外一点段距离,稍微侧着头,

让局部阳光从上方照在她的侧脸上,她也给我一个很灿烂的笑容,然后我按下了

快门。

「给我看给我看给我看~」

看来帮女生拍完照之后不给她看真的会让她疯掉。

「你把我拍的好好看喔,我一个人的话绝对不可能拍出这种感觉的。」

「你过奖了,我只是觉得你在那个瞬间特别的漂亮,所以想为这最美丽的瞬

间留下纪念而已。」

在用红外线把照片传给她之后,我本来就想跟她道别,继续一个人的旅程,

没想到这时她却问了一个让这趟旅程后续发展完全翻盘的问题。

「不好意思,这样问可能有点唐突,但是可以借用你一杯咖啡的时间吗?」

「你怎么好意思这样问?你不知道拒绝美女的邀约是很失礼的吗?」

她又爽朗的笑了,那笑容真的很灿烂。

我们在咖啡店里闲聊了一阵才想到还没自我介绍,她叫Nadin,来自南美洲

的厄瓜多尔,北接哥伦比亚,南接秘鲁的一个国家,是一个热爱跳舞的女孩,擅

长雷鬼系舞蹈,来日本也两年左右了,只是问她为什么会选择日本时,她的微笑

略带感伤。

「你该不是也是一个人旅行吧?」

「也…你也是吗?」

「假如我们行程差不多的话其实可以一起行动耶,你也会拍照,也总觉得我

们能聊很多东西,相处应该能蛮愉快的。」

其实一个人旅行最大的好处就是时间很弹性很自由,既然她都这样说了,那

就可以看看有没有甚么双方都有兴趣的地方。

「你有甚么想去的地方吗?我其实蛮随兴的,我一个人的话只会想去拍拍风

景而已。」

「兔子岛!」

她讲到这里时眼睛都亮了,我却一脸问号,然后她指了地图上的大久野岛。

我看了看距离,除了要搭火车还要转船,时间上非常堪虑,要的话就明天请

早,今天就先在这附近和广岛市区逛逛吧。

但这才是另一个劫难的开始,广岛的一切对她就像一个没接触过的奇幻世界,

让她有兴趣的她就冲进去看或买来吃,根本是只疯狂的兔子。

两个人一下午这样乱逛,一转眼就到了晚餐时间。

「旅游的话就是要吃当地美食啊,既然你中午已经吃过广岛烧了,那晚上我

们就吃生蚝吧!」

蚝的确是广岛的名物,有时路边也会有摊贩卖现烤的,但晚餐烤的蒸的生的

林林总总共将近二十个,看到她大快朵颐的样子,连老板都对我投以某种暧昧的

微笑。

「结果还有剩啊,谁叫你要点那么多啊…」

「看起来很好吃就忍不住了嘛…」

她一路又唱又跳的,看起来活像个开心的小女孩。

「对了,我房间有一瓶白酒,有没有兴趣喝一下,顺便把这些蚝吃完?」

在那个瞬间,我好像听到了裁判大喊进球得分的声音。

进了她的房间,她放了Norajones的专辑,在酒精与音乐的催化下,她才说

出这趟单人旅行的目的,当初过来日本也是因为当初在南美洲和一个日本男生相

恋,后来过来日本后,因为男方家人不赞同异国婚姻这回事,所以最后还是分手

了,决定回国日期后,想在那之前四处走走,从九州出发后,经过四国,接下来

会一路北上。

不知何时,月光洒进了落地窗。

「今晚的月光好美…我想让你看我跳一支舞,可以吗?」

我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她把音乐换成了Kennyg的爵士,关上了灯,褪下了

短衬衫和裤子,拉开了窗帘,皎洁的月光照映在她小麦色的肌肤上形成了一种美

丽的蓝色,举手投足的各个角度,都完美的展现出她那充满线条感的力与美,也

轻柔的像个深海里的妖精。

那充满韵律感的美,几乎让我忘了呼吸,却也同时开始感到一阵燥热。

「Naiads…」

「海神的女儿吗?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呢…」

她拉上了窗帘,开灯之后才发现她已经穿上一席丝质的浴袍式睡衣,总觉得

再待下去会出事,我立刻站起身来。

「时间不早了,我想我也该回去了。」

「……好吧。」

她看起来有点焦急,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站起身来送我。

「谢谢你,今天我得到了许多难忘的回忆…」

听到这句话,一时的情感使然,我也抱住了她,感觉到她炙热的体温,总觉

得我身体里那只沉睡中的野兽也开始蠢蠢欲动。

看着她略带失落的微笑,我注意到了她嘴角仍有刚才食物的残渣,半开玩笑

的把它舔食掉。

「好好吃喔,要吃干净喔。」

「我还有更好吃的,要不要再来一点?」

「在哪里?」

她呻出了舌头,我们再也克制不住深藏已久的欲望,开始贪婪的品尝彼此嘴

里的甘甜,我感觉不到她内衣的痕迹,她的脖子上略带着海水的咸味与某种莫名

的香味,引领着我的舌尖再她耳际游走,终于她放下了最后的矜持,我们褪下了

彼此的上衣。

她果然没有穿胸罩,只是用两块胸贴盖住了她的乳头,大C小D的美胸,非常

的坚挺也很有弹性,大概是几乎每天都在锻炼的成果。

「啊啊啊…」我吻上了她的美胸,撕下胸贴后舌头也开始在她挺立的乳头上

打转,她的左手在我发间忽轻忽重的游走,右手再也按捺不住,但当她摸到我下

面的时候却惊呼了一声。

「为什么头头跑出来了啦!」?没错,我的分身早就出卖了我,硬梆梆的肉

棒早已挺立,小头早就跑到腰带上呼吸了。

「从见到你的的一刻你早就深深的吸引到我,再加上你刚才的表演,我再没

反应还是男人吗?」

她觉得又气又好笑,略带妖媚的眼神,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在我龟头上来回

划圈。

「好烫喔,这么硬了,想要我吗?」

「我当然想。」

「想要你刚才还打算回去?!」

「不然我应该这样吗?」我用火车便当的方式把她抱起一把把她顶在墙上,

她的双腿缠着我的腰,我再次加重亲吻她脖子和蹂躏她胸部的力道,她的喘息声

更加的剧烈了。

「我们先去洗澡…」

她气若游丝的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句。

「别急,我整晚都属于你的…」

进了浴室,我开始清洗,她脱掉内裤后马上就看看内裤上的护垫。

「吓我一跳,刚刚下面突然流好多,我还以为我月经还没完全结束…」

「连这个也分不出来呀?多久没有了啊?小淫娃…」

「四个月了,和当时的男友结束之后就没有过了,喔…好棒的味道,是真正

的肉棒…而且好粗,好硬…」

她迫不及待的吻上我的肉棒后,几乎都与我四目交接,她吃肉棒的样子就像

在品尝她最爱的美食,面带微笑的想舔遍遍我的每一吋,浴室里的水气湿润了她

的秀发,让她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淫荡。

「宝贝,赶快洗完吧,我也想好好品尝你的味道…」

「不行,那样子我很快就会高潮的…我还想好好的玩弄你一下…」语毕,她

随即把沐浴乳倒在自己的股沟上,开始不断的磨蹭我的肉棒。

「啊…」那忽快忽慢的摆动不禁让我叫出了声,虽然也是有体验过素股,但

两片温热滑嫩的臀肉却给了我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快感。

「宝贝,先停一下吧,这样下去我说不定等下就被你弄出来了。」

「还不可以喔,我的小穴还没有尝到你的大肉棒,不能这么快就出来了…」

话虽这么说,但她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只好试着挪动我的腰。

「啊哈啊啊啊啊…」她突然大叫,我急忙摀住她的嘴,我的肉棒也同时感觉

到了温热湿润的包覆感,我不小心滑进她蜜穴的肉棒,一瞬间就进去了她的最深

处。

久未经人事的她承受不了这种刺激,我抽插了没几下后,我的肉棒瞬间感觉

到她的收缩,也感觉到她的热流,她垫起了脚尖,颤抖个几秒后又放下,不断的

喘着大气。

「^%&*$(#&!Pandejo…)她用西语有气无力的念着。

「你说甚么?」

「我说,不要一下子就插到最里面…这样的话…我很快就会高潮的…你这个

笨蛋…先拔出来好不好,拜托…」?「不要,我这个笨蛋太喜欢你下面贪吃流口

水的小淫穴,让我舍不得拔出来呢…」虽然是挑逗她的话,不过也是实话,我真

的几乎没遇过这种能完全包覆我肉棒每一吋的淫穴,伴随着她轻轻的收缩,肉棒

也感受到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

「呜嗯…宝贝…我们…先刷牙…嘛…」离开了浴缸,我依然时深时浅的慢慢

抽插着,看着她无法专心刷牙以致嘴角流出牙膏的白沫,我不禁开始想像假如这

是她被口爆之后精液从嘴巴流出来的样子会是多么淫靡的画面。

简单的清理完之后,她被我从浴室一路插回到床上。

「宝贝,你的蜜穴好像已经开始习惯我的肉棒了,我可以激烈一点了吗?」

「好…好棒…你想要…怎么插…都可以…喔喔喔…小穴…好舒服喔…」得到

她的允许,我拉起她的双手,加快了从后面冲刺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要…我快疯掉了!!」双手被我拉住的她无法控制

嘴巴发出的音量,只能将自己的嘴巴贴在床单上,但发出的呜呜声让我知道她的

理智正在与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进行拉锯战。

「你刚在浴室说,好久没吃到真的肉棒,那意思就是说你有在吃假肉棒啰?」

「和男友分手后…我也没遇到让我有感觉的人嘛…我只好把橡胶肉棒…贴在

瑜珈垫上面…然后在上面…练摆臀的运动…」

「那就请你示范一下啰,假如你能摇到我射出来,那我就放过你…」我微笑

的看着她,她虽然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做不到,但仍然想试试看。

我躺下后,她在我上面打开了双腿,让我的肉棒一吋一吋的没入她的蜜穴,

然后开始用她最习惯的方式上下摆臀。

「哈啊…哈啊…不行…这样子只有爽到我…要赶快让你射出来…」于是她张

开了双腿,加快了上下摆动的速度。

「呜哈…这样子…有没有…爽到…想射出来了啊…?」

「你做得很好,宝贝,腰的速度再快一点…」随着她呻吟声逐渐变大,我也

开始配合她的呼唤。

「哈啊啊啊啊~~」连番的高潮,让她再也承受不住,整个人瘫软趴在我身

上喘着粗气,炙热的娇区也渗出些许汗水。

「宝贝,我还没射呢…」

「你…你…」

这时的她已经几乎说不出完整个字句了,而我心里的小恶魔又出现了一个鬼

点子。

「宝贝,你的玩具在哪里呢?」

早已无力的她对书桌旁的行李箱指了指。

我站了起来,打开箱子后找到的她的橡胶肉棒,放在她的脸旁。

「好好用你的嘴巴疼爱你的玩具吧,我还想和你的另一张嘴多玩一下呢…」

「哼嗯嗯~」我再次将肉棒没入她湿透的蜜穴里,此时的她应该也快到极限

了,呻吟声都感觉有气无力,但她开始刺激她的阴蒂,于是我再次加快速度,看

着她帮橡胶肉棒口交的淫态,我也终于有了要射的感觉。

「宝贝,我要射了,你想被射在哪里?」

「你插的我…好舒服…我想要被…你的大肉棒…射的…满满的…」

她的神智应该已经颇微弱了,但我还是想再听她说一次。

「你想被内射吗?」

「射给我…把你的精液…全都射在我的…小穴里面…」当我开始进行最后冲

刺时,她的呻吟声似乎又有变大的迹象,我再次把橡胶肉棒放回她的嘴里,然后

在她的不断压抑的呻吟声中,她的脚也缠住了我的腰,不断收缩的小穴也让我忍

不住呻吟了出来。

「我要射了…我要射了…」?「给我…我又要到了…啊啊啊啊啊…」长时间

的激战终于让我无法抑制的喷了出来,我射了将近一分钟左右才完全停止射精。

当我想拔出来的时候却被她制止了。

「不要拔出来,我想…多感受一下…被射的满满的…你的肉棒还在里面漂浮

的感觉…好温暖…」她双眼无神却面带笑容的喘着大气,看来是非常的满足,维

持着正常位却无法摆动的状态,加上刚才的激战让我也流了不少汗,有点想冲一

下却又舍不得离开这无法令我抗拒的桐体,于是我用火车便当的方式抱起了她走

向了浴室,在她蜜穴里的肉棒没有完全软下来,一步一步移动也能让她轻轻娇喘

着。

费了点功夫把她安置在马桶上后,刚射进去的精液慢慢从她小穴流出来。

「你怎么射这么多…」

「我的表现还可以吧?」

「你坏死了!我好久没做爱了你却完全不对我手下留情!」

「你的身体太诱人了嘛,让我舒服到开始插了之后就完全不想停下来了呢。

而且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么淫荡。」

「讨厌,不要这样说人家嘛…」

我在灯光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的脸蛋瞬间红了,让我觉得非常的有趣。

「我有让你爽到的话就再给我一点奖励吧。」我把肉棒凑到她面前,她开始

用舌头清理上面残存的精液与爱液,左手却又开始在自己的小穴上抚摸。

「怎么办…我吃到精液的味道后,又开始湿了…」

「先休息一下吧,今晚还长的很呢…」

「嗯…」虽然小做休息,只要Nadin那美丽的脸蛋和令我爱不释手的桐体赤

裸裸的躺在我旁边,每隔一两个小时就会想和她再来一次,而她适应的速度也算

相当快,当晚第三次已经可以用骑乘位调节自己的紧度和摆动的速度让我哀求她

让我射出来。

「你也蛮厉害的嘛…」

「开玩笑,刚就跟你说我是太久没做了,不然怎么可能让你那样欺负我。」

她戏谑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试着再度揉弄她的美胸,她翻身躲过我的袭

击,自顾自的睡着了。

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她依然沉睡了,我又开始蹂躏她的美乳,舌头在她敏感

的乳头上打转。

「呜嗯…」她的神智虽然还没醒,但小穴却又开始泛滥了。

「小淫娃,还没醒也能这么淫荡呀…」于是我一手抓住她的双手,一手摀住

她的嘴巴,再次长驱直入。

「呜呜呜…」

「小淫娃…不准叫…你现在再被我强奸呢…不想吵醒别人吧…」她默默点了

点头。

「那你就别抵抗了,好好让我满足吧。」

「呜呜呜…」这种主权完全在我手上的强迫式性爱对她也是非常的新奇,在

我肆无忌惮的抽插下,不能出声的她最后弓起了腰,在我拔出后已经无法去管蜜

穴里流出的精液,深深的睡去。

七点多醒来的时候,整晚的折腾让她睡的不省人事,看着朝阳洒在她美丽的

脸和裸背上,我心软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再度闭上双眼。

当我正式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她穿着两件式的用动服,在Norajones

的歌声中伸展着她的曲线。

「早安。」

「What did you say?

I know I saw you saying it

My ears won't stop ringing

Long enough to hear those sweet wordsWhat did you say?」

她一边唱着,一边爬上床,依偎在我怀里。

「我肚子饿了。」

她像个小孩一样咿咿呀呀叫着。

正当我准备起身时,她的小舌又缠上我的肉棒。

「原来是下面的嘴巴饿了呀,又流口水了呢…」

「谁管你呀,笨蛋,去餐厅啦,啊…」

Come on in

Did you havea hard time sleeping'

Cause a heavy moon was keeping you awake

And all I know isi'm just glad to see youagain…

早餐时间剩不到半小时,我们终于舍得起来了。进了电梯后,后面有一对年

轻情侣,她开始迳自问我些有趣的问题。

「话说,我们昨天晚上到刚才到底玩了几次啊?」

「连刚才那次也算的话,六次。」

「难怪我早上起来觉得好累…」

「Nadin…」

「你的六次大概让我去了十几二十次吧…」

「Nadin~」

「而且你的肉棒真的又粗又硬又长…」

「Nadin~!!」

「干嘛啦?」

「我们后面的女生听得懂英文!!」Nadin的脸瞬间刷红了,那个女生的脸

早就随着对话越来越红,而她男友还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们活像差点被抓

到的四脚兽,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电梯。

之后的旅程当然还是有如预期进行,我们顺利了到达她心心念念的大久野岛。

在我坐在地上没多久,几只兔子跑了过来,我惯性的摸摸它们的眉间和脖子,

兔子们马上就服服贴贴,她感到非常的讶异。

原因很简单,只是我说不出口,因为当初和前女友有一起养过一只兔子,分

手之后那小子就跟我一起住了。

乘车船的时间比较长的时候还是会不小心睡着,回程下船的时候,两个被两

三个高中女生叫醒。

「不好意思,刚才你们睡着的时候因为那画面实在太美了,忍不住帮你们拍

了一张,希望你们不要见怪,传给你们看看喔。」

我用红外线收到了她们传的照片,夕阳的照映下,我们睡着的脸倾向彼此微

笑着,看起来就像要接吻的爱侣。

看着这张照片,我们不禁又给彼此一个真正的吻,闪瞎了那堆女高中生。

微妙的是,第二天晚上她显得比较沉默,晚餐时间后直到沙滩上散步结束,

她始终没讲几句话,虽然那晚的性爱也是美不堪言,但总觉得她有种挥之不去的

忧郁。

事后澡结束后,我走到阳台上点了根烟,没几分钟后,她也跟着出来。

「可以给我一根吗?」

我有点惊讶,但我还是帮她点了一根。

「其实我很少抽的,只有在喝醉或者不太开心的时候才会抽。」

「Nadin,是不是我做错了甚么让你不开心?」

「你的错就是让我对你有了感觉,所以我们明天必须各自离开广岛。不然我

怕我会舍不得跟你道别…」

其实我何尝不是对她没感觉?只是我们彼此都很清楚她是已经准备离开的人,

为了和我产生的一些好感而要改变自己原定的计划是不合理的,我们彼此都很清

楚,所以在那根烟之后,我们彼此都选择了沉默。

再美的旅程也是有终点,虽然我们启程的时间地点都差不多,但她仍然坚持

我们各走各的。

「我们本来就有各自的旅程,虽然能在这里和你有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但为

了不要让彼此留恋,我想我们还是各自走比较好吧?」

我想她说的没错,我也没有办法反驳,或许以这样子的方式结束,我们日后

想起来还是能用最美的回忆来回味这三天发生的一切。

最后一天早上我们轻轻的一吻,却吻了许久,之后仍是转身,再也没有回头

过。

离开广岛后,我再也没有任何她的消息,只是每次看到拉丁系的美女,每次

听到Norajones语Kennyg,仍让我想到那美好的三天两夜,虽然很美好,或许再

也不会有这样的体验,但也更能显现出那段时间是多么的珍贵…

塔防三国志3d破解版

手机上买彩票的软件

战舰大海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