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烫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抗癌第一股贝达药业超98营收靠单一产品支粒度仪膜复合机线材加工装配工具热熔断器Frc

发布时间:2023-12-08 10:44:18 阅读: 来源:挂烫机厂家
抗癌第一股贝达药业超98营收靠单一产品支粒度仪膜复合机线材加工装配工具热熔断器Frc

“抗癌第一股”贝达药业超98%营收靠单一产品支撑 新药研发暂停

发布日期: 来源:环球健康

近日,被誉为“抗癌第一股”的贝达药业公告称,埃克替尼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事实上,埃克替尼作为贝达药业的主要利润来源,连续数年占据营收98%以上。

1般调速范围窄有高速就没了低速或桦甸有低速就没了高速日前,因创始人张晓东及其公司研发埃克替尼的相关竞品,被贝达药业诉至法院。根据《民事起诉状》,贝达药业请求其赔偿因其同业竞争行为对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10亿。

长江商报注意到,被称为“贝达三剑客”的创始人丁列明、王印祥、张晓东三人已分道扬镳。同时,在上市3年时间里,贝达药业10位核心研发成员和重要股东已先后离场。

连续数年来,贝达药业的业绩一直靠爆款单品支撑业绩,其风险亦不容忽视,因此新产品研发被市场给予厚望。遗憾的是,根据贝达药业披露,在新药研发过程中,贝达药业伏立诺他项目、BPI-2009C项目、BPI-15086项目因不同原因暂停,并且暂缓氯法拉滨、缬沙坦、阿托伐他汀项目。

针对公司高层变动以及产品研发等相关问题,长江商报致电致函贝达药业,其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处于半年报发布前的静默期”,截至发稿未对具体问题进行答复。

单品支撑业绩

近日,贝达药业公告称,埃克替尼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贝达药业表示,本次埃克替尼是作为常规纳入品种进入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后第一个全面调整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暂无法给予估计。

实际上,目前贝达药业的业绩主要依靠该产品支撑。日前,贝达药业还公告表示,因昔日合伙人张晓东研发埃克替尼竞品屡劝不止,公司将其诉至法院。

根据贝达药业发布的公告,于近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公司股东BetaPharmaInc.(以下简称“BETA”)等侵害公司利益移民咨询。根据《民事起诉状》,公司股东BETA于2014年向公司出具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而BETA唯一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DonXiaodongZhang及其全资控制的上海倍而达研发了与公司相互竞争的产品。

据了解,贝达药业早在2016年4月便知晓此事,但四年后才诉诸法律,为何其间从未进行相关披露,是否涉嫌信披违规?针对相关疑问,长江商报致电致函贝达药业,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而本次被贝达药业诉至法院的张晓东,是贝达药业的创始人之一。外界认为,近年来,贝达药业的业绩滑坡以及新药研发迟滞,与公司研发团队的稳定性不无关联。

长江商报梳理发现,上市当年,贝达药业营收和净利润双增长,同比增幅分别为13.16%和6.81%。2017年,贝达药业的经营业绩突然“变脸”,实现营收10.26亿,同比下滑0.84%;净利润2.58亿,同比下滑30.12%。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贝达药业核心研发成员和重要股东先后进入离职潮。

根据贝达药业公告披露,于2017年1月25日收到首席化学家SHAOJINGHU(胡邵京)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首席化学家职务,将工作转交给公司创始人之一的YINXIANGWANG(王印祥)。仅一天之后,贝达药业副总裁沈海蛟也递交了辞职报告,将其工作交接给副总裁万江。

作为最重要的研发和销售部门的高管,胡邵京和沈海蛟在公司仅上市3个月后同时辞职,这一消息瞬间引发外界颇多猜测,而更让人担忧的是,高层出走还在持续上演。

同年2月,公司的董事孙志鸿、监事胡云雁也相继辞去相关职务;8月,创始人之一的王印祥也辞去相关职务。根据贝达药业公告,王印祥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裁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另外,董事YINGDU(杜莹)、副总裁虎林徐素兰均提出辞职。

2018年3月,董事、副总裁兼首席医学官FENLAITAN(谭芬来)也辞去相关职务,也不再担任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对印刷线路用万用表测其各点是不是通畅很有必要、参股公司的其他行政职务。11月,监事会主席胡学勤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职务。

在上市3年时间里,贝达药业10位核心研发成员和重要股东已先后离场。

经历人事地震后的贝达药业,2018年交出的年报“成绩单”并不好看。贝达药业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24亿,同比增长19.27%;净利润1.67亿,同比下降35.27%。

不过,今年上半年,在净利增幅持续放缓之后,贝达药业似乎迎来了业绩拐点。根据贝达药业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0..93亿,较上年同期增长20%-40%。

多种新药研发暂停或暂缓

公开资料显示,贝达药业成立于2003年,2016年11月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聚焦于肿瘤、糖尿病以及心血管病等领域创新药的研发。

长江商报采访中了解到,2011年,贝达药业自主研发的新药埃克替尼,截至目前仍是其收入及利润的主要来源。

贝达药业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公司超过98%的营收由单一产品完成。上市后,根据披露,2016年至2018年,埃克替尼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0.35亿、10.26亿、12.08亿,占该公司当年营业收入比重分别达99.98%、99.96%和98.69%,虽有所下滑,但并未改变单品撑业绩的现状。

面对这一困境,贝达药业也希望通过新药研发尽快化解。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贝达药业的研发支出从2016年的1.62亿跃升到2018年的5.90亿,研发支出在营收中的占比也从15.60%上升到48.20%。

不过,在新药研发过程中,2018年年报显示,贝达药业暂停或暂缓了6个产品的研发。

其中,伏立诺他项目、BP立式车床I-2009C项目、BPI-15086项目因不同原因暂停,并且暂缓氯法拉滨、缬沙坦、阿托伐他汀项目。外界认为,巨额的研发支出吞噬当期利润,资本化的研发支出还有可能增加未来的摊销压力。

对于新药研发的暂停或暂缓,贝达药业解释称,其中,伏立诺他为仿制药,从资源合理配置和价值实现最大与超高份子聚氨酯在牵拉强度、断裂延伸率和硬度方面类似化的角度出发,公司终止该项目,将资金投入盐酸恩莎替尼和CM082项目,以加快新药的产业化进程。

而BPI-2009C项目,贝达药业则称,因疗效未达预期目标,公司主动暂停该项目,待综合评估前期数据后确定下一步方案。同时,贝达药业表示,BPI-15086与目前市场上以及正在研发的同类产品相比,BPI-D0316项目更有竞争优势,于是公司决定暂停BPI-15086项目的进一步研发。

至于暂缓氯法拉滨、缬沙坦、阿托伐他汀项目,则是为执行公司以创新药研发为核心的战略选择,从资源合理配置和价值实现最大化的角度出发。

然而,截至目前,贝达药业仍未摆脱单品独大的困境。截至8月23日收盘,该股报收49.22/股,下跌0.16%,市值约197.4亿,较其巅峰时期的近400亿市值蒸发过半。


冲击试验机
拉力试验
弹簧试验机是什么如何做弹簧检测
拉床